学院新闻

季龙飞:从南方学院到日本琉球大学——我的博士之路

时间:2020-04-01
编者按:
        本文作者季龙飞,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原文学系)汉语言文学专业2012届毕业生,日本国立琉球大学大学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科博士研究生毕业,系我院走出的第一位博士学位获得者。2008年夏末,姗姗来迟的录取通知书开启了季龙飞学长与南方学院文学系的缘分。他说:南院时光是迷惘与奋进相交织的四年。不甘平庸与机缘,他转道日本冲绳,此后7年的漫长时光,从文学到史学,又从史学,钻入文学。在日本老师的启发下,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聚焦于其攻读硕博研究生的研究方向——琉球汉学。汗水不会辜负任何人,今年三月下旬,他终于从日本国立琉球大学的导师手中,取得了博士学位,得偿夙愿!回顾他这7年的历程,季学长师从日本学界名师,也申请到了全额奖学金,一路潜心学术研究,结出累累硕果。他的研究,逐渐受到国内学界的注意,2019年11月,在中国海洋大学举行的第17届中国琉球历史关系国际学术会议上,他与会的学术论文,得到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国内最高学府知名教授的肯定,当即受邀前往清华大学,与其导师一起参加学术报告会,并在历史系独立主讲了专场报告会,受到与会者好评。这般传奇式的经历,或曰成长的励志故事,仍在继续……取得博士学位后,季龙飞不忘母校的培养,当即向我院院长孙立教授报喜,季学长也受邀写了下文,分享其求学经历,字里行间寄寓着对母校学弟学妹的恳切关怀与激励。
(季龙飞  2017年春硕士毕业留念)

        2008年9月阴差阳错地来到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当时母校还在创校之初,算我这届在内总共才招收了三届学生,学校里还有一些未施工完成的建筑,我住的西区宿舍H11附近还有堆成小山似的施工用的泥沙,看到这些说实话心中滋味十分复杂。
        那年的高考虽说我的分数一般但是也是能够进入深大(我没敢报),但是那年广东高考改革,头一年采用知分填志愿(且没有平行志愿)我保守地填了广州大学。当年没有想到大家都跟我一样保守,广州大学水涨船高,录取分数线异常高于往年。且因为没有平行志愿,2本A这一栏只允许一个志愿,我的投档直接滑到了2本B。2本B的南方学院这个志愿也是我随便填写的,焦急地等到暑假快结束了,才收到姗姗来迟的南方学院文学系的录取通知书。说实话那个夏天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色彩。
        新生军训的时候挺努力,我还被选为本方正的排头兵,想着也是既然来到这个学校了就想好好干,但是事实后面的发展并不如自己想的一样。刚刚从高考中解放出来大一这年自己玩疯了,挂了几门功课,之后的三年知道该努力了再没有挂科,但是一直在还大一欠下的债。不过真心觉得自己在学业上确实辜负了这四年的大学时光。大四这年很多同学忙着考研,或者忙着考公务员找工作,我就想这么的一直在大学里待下去。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再回到大学呢,那只能继续走读书的路子。我就想着能出去看看但是也不想太远,因此选了日本,并且还选了一个离祖国最近的一个岛屿县冲绳县(至于为啥来这么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天定的吧)。
(来宫古岛见学)
        初来异国他乡一切从语言开始,虽然我的英文学的不咋地,好在对日语还是蛮有感觉的,掌握的还挺快,出乎自己的意料。在日语学校待了一个学期就转学到了这个岛上的唯一一所国立大学作为旁听生继续学习日语(这么干省了半年语言学校的学费不说,也方便找以后想要学习的专业),我就在这个大学里边学日语边找以后的方向。有想过学临床心理学但是跨度太大没啥信心,所以还是选了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历史。在琉球大学做旁听生的时候,大学里安排了一些关于冲绳的历史文化的课程,通过这个课程我头一次听说原来这个冲绳县以前还是个独立的琉球国。挺有意思。正好琉球大学图书馆正门进去右手就是冲绳资料室,有丰富的琉球相关的史料文献以及论文,但是关于这个领域我没有任何基础的知识,没别的捷径只能埋头在冲绳资料室查阅各种资料。高中的时候没啥突出的课程,唯一的可能就是历史学的还行,考卷也常被老师拿来讲评,所以觉得自己搞纯历史研究或许可行。但是第一次自己写了一份研究计划拿给以后想师从的赤岭守教授,第一次见面就把我打击到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赤岭守教授看完两页纸的研究计划书(其实自以为写得还可以),赤岭守老师的表情依然比较严肃,好似委婉但是其实直接回绝的口吻说:按你这个研究计划书很难进行研究。我回答说:是的,所以老师我能不能先跟您读个一年的研究生(日本的研究生就相当于大学预科生,不是正式课程)再来考。赤岭老师说:很难呀,你本身大学学的不是本专业,即使读一年的研究生估计也很难,况且以后面试的时候有十个老师我只是其中一票。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我签证也快到期了,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我只能打道回府了。赤岭教授再次问我:你大学里学的什么。我说中国文学。那你为什么不去研究琉球汉诗?临离开,赤岭教授赠我两本论文集,其中有一些琉球汉诗相关的论文,让我回去读一读。
        正是这次谈话却给我指明了以后前进的方向。后面一切一切的机缘也正是由那一天的对话开始的(具体哪一天也记不得了)。赤岭教授赠送的书中有一本《第八回琉中历史关系国际学术会议论文集》,其中一篇方宝川教授的论文<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史料述略-明清文献之二>,这篇论文让我眼前一亮。这更是让我从中找到为之奋斗了五年的研究课题。从陈元辅这个康熙年间琉球来华留学生的私塾先生为起点,把康熙年间的中国琉球文人交流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作为琉球汉诗这个领域泰斗一级的上里贤一教授也非常认可这个课题。受到上里教授(我来到琉大时上里教授已经退休多年,但是依然带琉大的中国古典文学讲读的本科生课程)的鼓励我也是干劲十足,但是问题是关于我做的这个课题在中琉关系史这个领域内几乎是空白,所以难度很大,也没有前人的研究能够参考。能否将这个课题进行下去导师和我都没啥信心。甚至都到了我考上大学院(硕士课程,日本硕士学制两年)第一年,恩师上里教授非常担忧的对我说:你的论文怎么办呀(当时我已经跟着上里老师学了两年琉球汉诗,琉球历史,中国琉球交流史方面的一些知识)。言下我硕士第一年论文进度并不让老师满意甚至有点危险。但是到了硕士第二年迎来转机,查阅大量方志,史籍以及结合自己考证,陈元辅这个人物的履历上迎来了突破。一下子完成前途暗淡到柳暗花明的转换,后面的研究也越来越顺利。顺利完成的硕士论文的撰写,答辩获得通过。
(2018年11月琉球大学召开的学术研讨会)
        时间已经到了2016年11月,硕士临近毕业还有两个月我才跟赤岭守老师(名义上我是赤岭守教授的学生,实际指导教官是退休的上里贤一教授)讲明我想继续读博,将我的这个课题继续深化。但是事情总是不会一帆风顺的,赤岭守教授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也就是如果我考上博士,博三的时候赤岭教授已经退休所以必需由另外一位教授接收我送我到毕业。有资格能够继续指导我的教授也就丰见山和行教授了。但是丰见山教授在琉大出了名的学术严谨,对博士生非常严格,在他手下很难三年毕业。甚至发生了直接劝退了自己的博士这样的事。而且丰见山教授是否愿意中途接手别人的博士都是个未知数。但是作为我硕士论文的三位审核教授之一,他似乎对我这个课题也有兴趣,意外的丰见山教授同意了赤岭守教授的建议。因此的我的博士三年前两年由赤岭守教授指导,最后一年由丰见山教授接手。以这样的形式开始了我的博士三年,但是这三年的学习强度和硕士的时期根本没法比。一个学期三次向指导教授以论文的形式做博士论文的进度报告,然后教授做点评提出整改意见。我每次所做的报告都在三十页左右,多的时候五十页,每次报告都是惴惴不安有很大的压力生怕达不到教授的期许。但是毕竟是自己的指导教授,批评也好表扬也好都是自己这个研究室的事情。每周三下午六点有一堂课是我们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科的所有博导以及博士生必须出席的。所以不论你是英美文学领域,语言学领域,历史学领域,还是国际政治学领域,民俗学领域,考古学领域的博士生,都必须轮流将自己的博士论文进度做一个主旨汇报,一个人一个学期大概轮到两次。这样的场合才真的是如临大敌如履薄冰。每个博士生要准备二十分钟的汇报,剩下半个小时由各个领域的博导门提问、质疑或者作出评价,而在讲台上的你作出回答。这个问答的环节如果形象点说是刺刀见血的那种,如果你做的不够好,会受到博导的言辞激烈的批评,在场的自己的指导教授当然也会听到。所以你必须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博士生期间必须有学术杂志投稿的任务,所以学习强度很大。硕士的时候我还可以一边打工赚点生活费,但是到了博士阶段我不得不得辞掉兼职一心征战博士论文。恩师赤岭守教授也因此积极帮我争取学费减免以及申请日本文部科学省奖学金。稍微减轻一些留学期间的经济负担。所以我整个博士三年期间没有交过学费,全部免除了。每个月领文部省奖学金,领了两年,博三又获得米山纪念奖学金一年期可观的资助。有了经济上的支持我更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自己的学业当中。2019年是我压力最大也是收获最大的一年,除了撰写博士论文我也必须参加学术会议发表自己的成果。在2019年11月在青岛中国海洋大学举行的第17届中国琉球历史关系国际学术会议上我发表了论文《康煕年間福州柔遠駅における学習諸相について(关于康熙年间在福州柔远驿的学习的相关)》,在闭会的时候受到清华大学历史系刘晓峰教授的表扬,我也因此获得了刘教授的邀请去清华做一场关于琉球勤学生以及他们的福州老师(琉球国来中华的一种留学生)的报告。
(参加第17届中琉学会)
        学会闭幕后与我同行去北京的还有我的恩师上里贤一教授,恩师同时也受到北大历史系邀请于11月19日上午作一场讲座,我作为讲座翻译。
(与导师在北大历史系)
        同日下午恩师在清华历史系亦作一场讲座。在11月20日下午我在清华历史系文北楼作讲座。这对我来说简直像在做梦。在青岛-北京这次旅程共计9日,每日的睡眠不足三个小时。因为初出茅庐的小子我想做到最好。
(导师上里贤——在清华讲座)
(2019年11月,季龙飞学长在清华历史系做报告)
        2020年2月做完博士论文的答辩,如释重负。之前听福建师大的赖正维教授讲我的前辈陈硕炫老师琉大博士答辩的之后大哭一场(哈哈不知道真假原谅我的泄密)我倒是没想哭,满心想着一个半月后身着红黑相间的粉领大袍子在毕业典礼上领取学位证书的那一刻。但是全球愈演愈烈的新冠肺炎疫情,琉球大学不得不中止了毕业典礼,甚至到后来我们研究科的学位授予仪式也未能举行。2020年3月25日13时,只有我的三位恩师,上里贤一教授(退休)、赤岭守教授(退休)、丰见山和行教授在平时的一间小教室里为我举行了简单的学位授予仪式,那天我穿了身西服(我买了大红袍但是国内迟迟不发货只得作罢)。没有毕业大合影没有毕业感言没有毕业庆祝,我度过了一个安静而隆重的下午。
(导师左上里贤  右赤岭守)
(因新冠疫情影响未能举行毕业典礼和学位颁授仪式,由导师在研究室内授予博士学位证书。图为季龙飞学长的学位授予导师丰见山和行)
        在琉球大学七年的时光,其实我还想说很多,但是最后我更想和南方学院的学弟学妹们讲: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不管多晚,只要尽自己的努力你都来得及改变。
2020年3月29日于琉球大学

季龙飞简介: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2008级/2012届文学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
日本琉球大学大学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科博士毕业。
博士论文《清代福州柔遠駅における文人交流―康煕年間陳元輔を起点として》
博士期间期刊或学会论文
<勤学の師匠陳元輔の生涯について>,《第16届中国琉球历史关系国际学术会议论文集》(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文化研究中心,2017年11月)
<福州柔遠駅及び貢路における程順則の交遊圏について>,《福建冲绳历史文化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日本琉球大学法文学部2019年3月)
<福州における陳元輔の交友関係―竺天植、林潭、王登瀛を中心に>,《琉球アジア社会文化研究》第22号,琉球アジア社会文化研究会,2019年11月
<康煕年間福州柔遠駅における学習諸相について>,第17届中国琉球历史关系国际学术会议(于青岛中国海洋大学,2019年11月)



文稿来源:季龙飞
图片来源:季龙飞
图文编辑:文传学院综合媒体部邓颖欣
图文审核:文传学院孟浩老师、杜璐、文传学院综合媒体部陈蓥


地址:广州市从化区温泉大道882号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 文学与传媒学院
邮编:510970
联系电话:020-61787352

©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 文学与传媒学院 2018.5